http://www.fh-kangtai.com

端庄人妻的丁字裤, 美女被摸下体

“嗯,好吧,唐飞,你先忙去吧!”

    挂了电话,唐飞回头,看到姐姐被一众人围着,然后镇上的领导,跟姐姐握手,那恭维的,那感谢的,姐姐唐婉玲一脸尴尬,而老爸,却开心的不行,儿子女儿,终于是光宗耀祖了,终于有出息了,千盼万盼,终于等到了儿子女儿给他争面子的时候了。

    老爸这人,很要面子的,这要面子,也不是说往自己脸上贴金,就是自己和自己家人,有什么地方不如别人的,会很不舒服,特别想争气,就是什么都想不别人做的好,那作风,很严重。

终于,客人走光了,老姐这大美女,站在家门口,长长的舒了口气,这大美女,伸个懒腰,那爆棚的身材,还真是……

    唐飞看着姐姐这俏皮的女人,笑呵呵的道:“姐姐,你悠着点哦,在家门口做这动作,小心那些男孩子眼珠子瞪出来!”

    “……”唐婉玲给弟弟一记白眼,然后凶巴巴的道:“臭家伙,赶紧去帮爸爸贴对联去!”

    “姐姐,你不帮?”

    “……”然后,唐飞就看到姐姐那凶神恶煞的眼神,哎,无奈,唐飞赶紧去楼上拿对联,对联是爸爸写的,老爸还有一手好的毛笔字,并且还是书法协会的会员,而且邻居们经常请爸爸写对联的。

    爸爸那脾气也是怪,邻居找他帮忙,他总是特别高兴,好像能帮助别人,是他的荣幸,唐飞一向就比较怕麻烦!

    唐飞拿凳子出来,在门口贴着对联,唐婉玲就在边上,指挥弟弟,两姐弟,挺有伴的,他们两回家,也挺晚的,回来的时候,都年底了,所以到家马上就过年了,边贴着对联,唐飞边说道:“姐姐,我过完年,打算去香山找诗瑶姐去!”

    “你去找她就去找她,跟我说干嘛?”

    “姐……我感觉,陪你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唐飞笑着说道。


 

    “切,没你,你老姐我一个人更潇洒!”

    “真的假的!”唐飞把对联黏上去,从凳子上跳了下来,看着漂亮的姐姐,唐飞问道:“姐姐,我之前过年不在家的时候,你怎么过的?”

    “你还好意思说!”而提到弟弟消失的那几年,唐婉玲也挺感触的,瞧着这猪头,一起二十几年了,看不到他的时候,挺想他的,过年了,以前都是两姐弟一起玩,一起说说闹闹,走亲戚的时候,都是跟弟弟一起,这家伙突然消失,特别不习惯,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弟弟可能死在外面了,每每碰触到一些回忆的事,这做姐姐的,会流眼泪,后来,习惯了弟弟消失了,稍微好了一点,结果这家伙突然又回来了。

    而如今,弟弟有了两个老婆,唐婉玲也知道,弟弟结婚之后,要照顾家,要照顾孩子,弟弟回来了,可能以后也不像小时候那样,两姐弟粘一起过日子!

    他们都长大了,过了年,唐婉玲又长一岁,二十七了,眼看,就是直逼三十的女人了,三十岁,是女人的一道坎,感觉二十岁的时候,还年轻,少女,一说到了三十岁,就是妇女的感觉。

    唐婉玲瞟了眼弟弟这猪头,然后用胳膊撞了弟弟一把,讨厌的臭弟弟,可能也是唐飞的话触动了她,这美女姐姐吩咐道:“弟弟,赶紧贴好对联,贴完了,跟姐姐出去走走!”

    “噢!”

    家里的对联,就是大门口那边,里面的门倒是不用贴,张罗完,收拾下,唐婉玲去楼上,加了件风衣,这美女姐姐,拽着弟弟,两个人,往老家背后的那条河走去,过了河,再走一两里的路,那就是爸爸老家,唐飞小时候,经常去河里游泳的,而这条河,很宽的,有十几米宽,水倒是不很深,里面到处都是石子,还有不少的龙虾。

    而且这河边风景很好的,也是老家最好玩的地方,这地方除了边上有些菜地之外,河流边上,都是芦苇丛,唐飞小时候,跑去河边洗澡,然后跑到芦苇丛里面换衣服,他经常这样做,而这条河,深的地方,有一米多深,浅的地方,也就是刚好淹过脚踝!唐飞小时候,经常卷着裤脚来这摸虾的,唐婉玲也经常跟弟弟来这玩。

    唐飞拉着姐姐,两个人,走到河边,这些地方,满满都是他们的回忆,唐婉玲小时候,被弟弟拉到河里,摸鱼虾,而且还跌到河里,被老爸发现了,差点被老爸揍,那事,唐婉玲现在还记忆犹新,而说起来,却是过了十几年了。

    河边这,没有人住,河流上游,很是安静,没什么人来的,清澈的河水哗啦啦的流淌,十几年了,一点没变,每年冬天,芦苇丛枯萎,一到春天,恢复生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过来转转,真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当年,他们还是小孩子,而现在,却都是大人了。

    两姐弟,沿着河流,到上面芦苇丛那边上坐着,靠一起,欣赏这的美景,还有,就是一起回味一起长大的岁月。

    坐在弟弟边上,唐婉玲嘟囔道:“弟弟,要是我们一直长不大,一辈子都像小时候那样,一起玩,你说是不是很好?”

    “姐姐,你最好是幻想,我们一辈子都不老……”

    “你想死啊,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就在那跟你姐姐打岔是不?”唐婉玲嘟囔道。

    “姐姐,我也是正经的回话!”唐飞乐滋滋的说着,随即,唐飞用胳膊蹭了下姐,然后问道:“姐姐,问你个事!”

    “你说……”

    “姐姐,你将来,有什么打算,比如,找老公之类的……”唐飞其实也舍不得姐姐嫁,但是这确实是个严肃,而且不得不面对的话题,毕竟姐姐二十七了,再过几年,三十了,那就是老剩女了,一般,二十七八的女人,就是剩女,过了三十,真的就是老剩女了。

    “干嘛,你巴不得你姐姐嫁出去?”

    “我要是巴不得你嫁,就懒得帮你处理妈妈催婚的事哦!我只是为你考虑,再舍不得,姐姐,你也得有家,也得找个懂你的男人疼着你,难道,你还得让你老弟照顾你后半辈子?”

    “臭家伙,到底是谁照顾谁?弟弟,你说清楚。”唐婉玲很野蛮的看着弟弟,不过表面凶悍,心里却笑的厉害,弟弟这家伙,洗衣做饭,还挺好的,比她一个人窝过日子,好多了。

    “……”唐飞无语,好吧,虽然行动上,都是自己照顾姐姐,姐姐这个在家很懒的刁蛮女人,她在家就不做事,可是在爸妈面前,一向是姐姐照顾自己,谁让姐姐在爸妈面前是个很懂事的乖乖女,而且她是姐姐,唐飞只好认了,是她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