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男生捏我的小兔兔视频 两个男孩子开车长视频

“好。”聂铭把酒杯放下,指了指对面的空位,“你先回去坐下。”

    方陶然乖乖的照做了。

    聂铭往椅背上一靠,打量了她几秒,说道:“我不喜欢在我工作的时间,有生活里的人来找我,更不喜欢出现在我的公司里。”

    “那我下次来之前……跟你打声招呼?”

    “如果不是必要,麻烦你不要随便来公司。”

    方陶然想了想:“好吧,我可以做到的。”

    “另外,”聂铭又说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该有的分寸感和距离感,我也希望你保持着。”

    “我们……也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啊。”

    “我怕你忘记。”

    方陶然笑道:“放心吧,我知道你担忧什么。我绝对不会给你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困扰和压力的。我只是想认识你,多接触接触你呀。”

    聂铭轻点了一下头。

“不过,”方陶然又说道,“我要来你们公司当志愿者,以后,我们不可避免的会见面啊。”

    “你当你的志愿者,我做我的工作,这并不冲突。”

    “也是哦……”

    聂铭重新拿起刀叉:“吃饭吧。”

    “好。”

    方陶然一直都表现得开开心心的,不管聂铭说什么,她都听着,像是一个十分听讲的小学生。

    面对这样的温柔懂事,聂铭也没办法了。

    毕竟人家小姑娘,确实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只是粘人罢了。

    吃完饭,聂铭和方陶然一起离开餐厅。

    出门的时候,聂铭十分绅士的为她打开门,让她先走,处处贴心。

    好巧不巧,这一幕,被正在餐厅靠窗位置上吃饭的一群人,看到了。

    “那不是你家妹妹嘛,”有人说道,“方总,瞧瞧,我没有认错人吧?”

    方隽抬头看去,只看见一个背影。

    但是相处这么多年的亲妹,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可不就是他家的那位混世魔王么。

    不过……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

    看起来,不像是她的同学啊。

    这个男人的背影都透着一股成熟稳重的范儿,以陶然的那个年纪,不可能有这样的同学或者朋友。

    “应该是吧。”方隽不动声色的回答,“没注意看。她旁边的那个人是谁?”

    另外一个人回答:“原来刚刚那对人,是方总的妹妹啊。他们从旁边那一桌走过去了,我看见了。女的我没认出是方总妹妹,但男的我认识,聂铭聂总啊。”

    方隽微微皱眉:“聂铭?”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在哪里听过,可是,他又想不起来了。

    “是啊,就是聂铭。”旁人说道,“曾经和霍总抢女人,还卷款潜逃,闹出大新闻,但又把窟窿给填上了的传奇人物。现在,他接手了一家慈善公司,无偿免费的在管理。”

    这么一说,方隽想起来了。

    他就说怎么这么耳熟。

    原来是霍总的……老情敌。

    可是,方陶然怎么会跟聂铭在一起吃饭?两个人怎么认识的?

    方隽淡淡笑了一下:“继续吃饭吧,刚刚聊到哪里了?”

    话题又被带过去了。

    饭局结束,方隽起身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他一上车,就拨了方陶然的电话。

    “喂,哥。”

    “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方陶然问道,“你找我干嘛。”

    刚刚才和聂铭分开的方陶然,此刻心情很好。

    她可以呆在聂铭身边了,只要她不做过分出格的事情,他会容忍她的。

    起码这第一步计划,是成功了。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她靠近他了,接近他的生活,穿插在他的工作里,时不时以“志愿者”的身份,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他面前……

    那么,聂铭想不记得她都难。

    “我问你在哪里。”方隽说,“告诉我地址。”

    “我在去学校的路上啊。你要见我吗?”

    “是。”

    方陶然回答:“那我没空,晚上我回家再说吧。”

    “行。”方隽说,“八点,我在家等你。”

    哥哥一向是忙着工作的,怎么突然就要见她了。

    奇怪。

    不过,方陶然现在心情大好,没去想这些,只以为是家里有什么事。


 

    她回到了学校,下午还有课要上。

    方隽看着挂断的电话,有一种越来越不好的预感。

    聂铭这个人,虽然他没有接触过,但是能够和霍景尧都能对着来的人,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何况,聂铭比陶然大十来岁啊!

    越想越心慌,方隽心里特别的不安稳,可是这种事情,关系到方陶然的未来和名声,又不好大肆的宣扬。

    越是没人知道,才越是好。

    思索一番,方隽一脚油门,直接把车开到了霍氏集团。

    霍景尧看见他推门进来的时候,挑了挑眉:“是你?”

    “我有事情要问你。”方隽反手关上门,神色里都有些慌张。

    霍景尧倒是很淡定,而且,猜到了方隽要问的是什么。

    他伸手:“坐。想要喝什么茶?”

    “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喝茶。”方隽回答,“霍总,我想问一下……”

    他欲言又止,在思索着,该怎么说,需要组织一下语言。

    但是,霍景尧却直接开口了:“你是想来问,方陶然的事情吧?”

    “你怎么知道?”

    “或许,还有聂铭的事情?”

    方隽十分错愕,怎么霍景尧都把他的心事给看出来了?

    这是会读心术?

    霍景尧淡淡一笑:“淡定,还是喝杯茶吧,大红袍怎么样。”

    “随便。”方隽挥了挥手,“哪里还有什么心思。”

    霍景尧倒是有闲情逸致,亲自起身去给他泡茶。

    他还随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消息传得这么快?”

    “我在餐厅吃饭,同行的朋友看见她和聂铭了。”方隽说,“我当时只顾着谈事去了,没注意到周围的情况。”

    “这么巧,你和她们在一家餐厅吃饭。”

    “是的。”

    霍景尧回答:“你妹妹方陶然今天中午,的确和聂铭一起去吃午餐了。”

    方隽心急如焚:“这两个人怎么会认识的?”

    “你问我?我去问谁?”

    “你起码知道一些内幕吧,霍总。”

    霍景尧耸了耸肩:“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据说,他们两个,昨天才认识。”

    “昨天?”方隽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不可能吧!”

    “千真万确。不信的话,你自己可以去问方陶然。”

    “昨天认识,今天就一起吃饭,那明天……”

    方隽都不敢往下想。

    方陶然是他的亲妹妹,也是方家的掌上明珠。

    一直以来,方家秉持的就是富养女的想法,把方隽扔进商界里历练,而方陶然,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的兴趣爱好,读想学的专业。

    这样的家庭教育和环境,也造就了方陶然随心所欲的性格。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霍景尧回答,“他们只是吃了个饭,又不是开了个房。”

    方隽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不行,聂铭不行。”他说,“陶然绝对不能跟他在一起。”

    “为什么?”

    “年纪上就不行!”

 霍景尧淡淡回答:“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霍总,难道你现在就不这么认为了吗?”

    “事情不是我们怎么认为,就会怎么发展的。”霍景尧敲了敲桌子,“如果,方陶然就是喜欢聂铭,就是非聂铭不嫁呢?”

    方隽想了想,越想越气。

    “那,那我就打断她的腿!把她关在家里,绝对不能让她和聂铭有来往!”

    “淡定点。”霍景尧说,“方陶然现在在哪?”

    方隽没好气的回答:“学校上课。”

    “那不是挺好的,正常发展,朋友间的正常来往。”

    “好什么好。”方隽说,“这事儿必须得要快点解决了,赶在我爸妈没有发现之前!”

    霍景尧反正是旁观者,看热闹不嫌弃事大。

    何况,云亦烟说的也对,爱情不分年龄。

    再说了,聂铭要是脱单了,霍景尧恨不得放鞭炮庆祝一下!

    “除了年纪之外,两个人也没有哪里不合适吧。”霍景尧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方家这么反对?”

    方隽回答;“聂铭的名声,在京城可不怎么好。”

    “他现在在做慈善。”

    “但这也掩盖不了,他当年卷款潜逃,差点成为通缉犯的事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