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每次吵架他就强行哪个 坐在学长的棒棒上写作业

    霍景尧直接圈住她的腰,把她抱起坐在自己的腿上。

    “说。”他的手重重的按了一下她的腰窝,“有什么事还不能让我在场?”

    这里是云亦烟最怕痒的地方,她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避开他的手:“没什么啦,你别挠,痒……啊喂,痒哎。”

    霍景尧真是拿她没办法。

    爱到心坎里去了,只想一直纵容呵护着她。

    “好啦好啦,我说,”云亦烟笑着倒在他的怀里,“我今天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承知不是想见外公外婆嘛。”

    “然后呢?”

    “我妈还是老样子,态度语气,和之前的没什么改变。我就跟承知聊了一下,他表示很理解,也不会一直念着想着,见一见外公外婆了。”

    霍景尧慢慢的沉默下来。

    他一直都知道,云亦烟心里还是渴望着亲情的。

    童年的不幸,是要用一生去治愈的。

    霍景尧也思考过,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让云亦烟和云家的关系,缓和一下。

    但是没想到,她动作如此之快,自己就去联系解决了。

    看来……结果并不好。

    云亦烟见他这个样子,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

    她在他怀里蹭了蹭:“人生嘛,哪能够做到十全十美的。我婚姻幸福,公婆尊重我,儿子也听话懂事。至于爸妈那边……有些事情,就是不可求的。”

    “你能够这么想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只能看开点啦。如果我越是把它放在心里,就越会成为我一生的累赘。”

    霍景尧双臂收紧:“没关系,你缺少的这部分亲情,在爱情里,我会加倍再加倍的补偿给你。”

    “嗯!”云亦烟点点头,“你爸妈就是我爸妈啦,他们对我很好。”

    他下巴摩擦着她的发心:“你不难过就好。”

    “我想跟承知私下里解决嘛,又不是你为我担心,所以才会单独和他去吃饭。”云亦烟说,“所以,老公,你现在还生我的气吗?”

    “再叫一声。”

    “啊?”

    霍景尧低头,薄唇寻着她的唇:“我还想听你叫我……懂么。”

    云亦烟笑得十分开怀:“老公老公,我拥有全世界最爱我的老公!”

    两个人吻在一起,热烈又急切。


 

    ………

    第二天。

    云亦烟翻了个身,手习惯性的往旁边一搭,但是却扑了个空。

    她也惊醒了。

    揉揉眼睛,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云亦烟打了个哈欠,拿起手机。

    她还没解锁,就看见屏幕上推送的新闻——

    “当红男星深夜和神秘女子聚会,举止亲密,疑似恋情曝光。”

    又是娱乐新闻。

    这次是哪个男明星的感情,被曝出来了?

    出于八卦和好奇,云亦烟点了进去。

    通篇的报道里,配了好几张图,还有十几秒的视频。

    云亦烟认不出那个男明星是谁,因为裹得太严实了,照片又是隔得很远拍下的,只有专业狗仔,才能分辨出谁是谁。

    但这个女生……

    云亦烟瞪大眼睛:“这不是方陶然吗!”

    怎么回事!她又和男明星传绯闻了?

    聂铭呢?这算什么?

    云亦烟匆匆忙忙的翻身下床,胡乱的穿上拖鞋,就往门外冲。

    恰好门开了,云亦烟直接撞进霍景尧的怀里。

    “哎哟。”她摸摸鼻子。

    霍景尧伸手抱住她:“大清早的,霍太太,不至于这么着急的就投怀送抱吧。”

    “我正要找你,你怎么起这么早啊。”

    “下厨给你做饭。”

    云亦烟抓着他的手,问道:“你看新闻吗?”

    霍景尧挑眉:“什么新闻?出什么事了?”

    “方陶然和一个当红男明星,传出绯闻了!”云亦烟说,“被狗仔拍到,有图有真相!”

    “男明星?谁?”

    云亦烟懵了一下,她平时也不怎么关注娱乐八卦新闻,一下子还真说不出来名字。

    她挠了挠头:“就……就最近,不是流行什么爱豆嘛。这娱乐圈更新换代太快了,窜出来许多年轻流量明星,我哪里记得住这么多人。”

    “方陶然的绯闻,跟你有什么关系?”

    “可是聂铭……”

    霍景尧又说道:“聂铭都不着急,你急什么?”

    好像有点道理哦。

    皇帝不急太监急,她操什么闲心。

 探亲假也不是想请就能请的,虽然理论上每个官员都有,但吏部批假也都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的。

    比如魏知,他能休一个月的探亲假,一个月不理国事吗?

    皇帝是不好意思不批,但吏部肯定不会答应的。

    同理,现阶段周满和白善要想休探亲假也不可能,白善且不说了,周满可得看着太子妃和魏知呢。

    满宝喜滋滋的准备休沐五日,结果才睡了一个懒觉,宫里就来叫人,宫女道:“娘娘今日不小心被小皇孙撞了一下,总觉得肚子有些疼,因此请周太医进宫看看。”

    满宝一听,立即提了药箱跟人进宫去,问道:“怎么会撞上的?”

    怀疑是有人贼心不死。

    宫女就小声道:“奴婢们也怀疑呢,但仔细的问过小皇孙了,他就是想跟母妃和肚子里的小弟弟了,因此才跑过来的,只是脚下不稳撞上了。”

    其实可以不必撞上的,但太子妃怕他摔倒,就伸手接了一下,母子两个就撞在了一起。

    满宝进宫去,太子妃正躺在床上吸气呢,刘太医已经先一步到了,不仅到了,还看诊结束了,见周满进来,他便起身对她点了点头道:“你检查一下吧。”

    他只能切脉和问话,不能做进一步的检查,这还的周满来。

    满宝点了点头,进去,宫女立即将帐子放下,退到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