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他的性器还埋在她体内 h 宝宝我难受帮我视频

        “快去!”

        看她磨磨蹭蹭,宋明抬脚踢她。他才不管签不签卖身契,只要能一天挣二十个铜板就行。

        宋明媳妇头一次躲开了,“这捆柴禾也值好几文,扔到这被别人捡去,几文钱就没了。”

        宋明爱钱如命,几文钱都是他的心尖肉,可一天二十文更重要,“你先滚着去,柴禾我来背。”

        这是他们成亲后,宋明第一次说背柴禾,宋明媳妇愣怔在原地。

        “还不快去!”

        宋明媳妇赶快朝宋家走去。

        宋明蹲下身体,想把柴禾背起来,用了两次力都没能起来,气的一脚踢在柴禾上,“臭娘们,砍这么多柴,怎么没累死!”

        ……

        “娘……”

        宋明媳妇刚走进大门,一直坐在屋门口的二丫飞快的跑过去扑进她怀里。

        仅仅几天的工夫,二丫脸色红润了,眼睛也精神了,人也似乎长高了一些。

        宋明媳妇摸了摸她的头,“你月儿姐姐在吗?”

        “在屋里。”

        二丫拉着她的往屋里走。她和宋宛月住一个屋,顾义早就走了,此刻屋内只有宋宛月一人。

        “月、月儿。”

        宋明媳妇拘谨的走进屋内,手下意识的就要去捏衣角,又生生的忍住,“家、家里是要招、招人了是吗?”

        “是。”

        “那我、我能……”

        “婶子坐。”

        二丫拉着宋明媳妇过去坐下。

        “婶子,这次招工要签五年的卖身契。”

        “我可以的,别说五年,十年都行。”

        宋明媳妇急切地说。

        “婶子先听我说,这次招工是做火锅的底料,是秘方。之所以让做工的人签卖身契,就是防止有人把秘方泄露出去,婶子可以做到吗?”

        “我能,我、我嘴很严的,我、我什么都不会往外说。”

        “如果他打你呢?用两个孩子威胁你呢?你还能不说吗?”

        宋宛月口中的这个他,不言而喻就是宋明,早在想要招人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宋明媳妇可能会要求过来做工。

        “我、我、我……”

        宋明媳妇不知该如何说,两个女儿是她的命根子,如果宋明真的用两个孩子威胁她,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说不说。

        “婶子好好想想吧。”

        宋明媳妇紧张的又低下头搓起了衣角,看宋明那个架势,如果她今天不求得月儿让她进作坊做工,宋明回去就会揍她。她倒不是怕疼,而是不想让二丫看到她受伤的样子。

        宋宛月叹口气,起身去了宋奶奶屋中要了六十个铜板过来,拉过她的手,放在她手心里,“这是这几天的柴钱,你先拿回去。如果你执意要进作坊也不是不行,但得签两份卖身契,一份是你的,一份是二丫的。顾义那边我也会和他说,如果有一天你泄露了秘方,哪怕你是迫不得已,你和大丫、二丫我都会送到官府去。”

        宋明媳妇走出大门口。

        宋明刚好拖着那一捆柴走来。

        看到她,当即把柴扔了,往前跑了几步,又想到宋林警告他不许靠近这边大门口一步,一下顿住脚步,“你是死人啊,还不赶快滚过来!”

        宋明媳妇快步走过去,不等他问,便道,“回家再给你说,我先把柴送进去。”

        宋明脚抬起来了,又恨恨的收回去,这个臭娘们,他都要急死了,等什么回家说。

        宋明媳妇把柴送进去,很快出来,低着头往家里走。

        宋明大步跟上去,刚走进院子,便再也忍不住的问,“那个死丫头怎么说?”

        “月儿说我想要进作坊的话就得签我和二丫两个人的卖身契。”

        “什么?”

        宋明声音一下拔高。

        屋内的宋瓜氏听到,颠着小脚从屋里出来,手里拿了一个笤帚疙瘩,二话不说塞到宋明手里,“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给你,狠狠地打!”

        “娘,你别跟着添乱。”

        宋明把笤帚疙瘩又还回了宋瓜氏手里,他现在一心想知道为什么要签两份卖身契。

        “月、月儿说,怕我把秘方告诉你。”

        宋明暴跳如雷,“她这是在防我?”


 

        宋明媳妇控制不住的瑟缩了下,没敢应声。

        宋明气得抄过塞回宋瓜氏手里的笤帚疙瘩,一下扔老远,“这个死丫头,我、我、我……”

        宋明媳妇抖着声音,“要、要不,我、我还是不去了。”

        “去!怎么不去?!不就是两张卖身契吗,签!”

        “那、那、那……”

        “滚去做饭。”

        宋家村整个都炸开了锅,被叫去村长家的那些人,回家后意见不一,吵的厉害。

        一直到天黑,村长也没等到一个人过来报名,气的摔了烟袋----

        一个个目光短浅的东西,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要,将来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周围几个村里的人不知怎的听到了消息,几个村的村长不顾天黑,结伴而来。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哪怕让他们一个村里来两个人呢。

        宋村长正烦着呢,看到几个人也没好气,挥着手,“去去去,我现在没心思搭理你们。”

        “老宋啊,这就是你不对了。”

        其中一名村长撩起衣摆蹲在村长面前,其余几人一看也跟着蹲下。

        “按理说,挂田的事你帮了我们一把,我们不应该得寸进尺。可谁让咱还是穷呢,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一个,我们村里只来一个行不行?”

        “来什么来?要签卖身契的你们不知道?一签就是五年,要是谁在这期间把秘方泄露了出去,会被送去衙门的。”

        几个村长毫不在意,“你放心,我们绝对选那手脚麻利嘴又严的,她要是敢把秘方泄露出去,就是我也饶不了他们。”

        “就是,就是。”

        村长瞪眼,“你们几个老家伙,是故意来看我笑话的吧?我告诉你们,想都别想,门都没有。”

        看他有些急眼,几名村长不敢再说。

        “好、好、好,那我们退一步,盖房的人用我们村里的行不行?”

        “都想得美,一个个的,从哪来回哪去,我们村里的人都还闲着呢,凭什么用你们的人?”

   “村长,我愿意签卖身契”一位妇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