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仙子罗袜粉腿抽搐被采补 两根粗长进出粉嫩

    只可惜,众人着急的呼喊。韩三千本人却丝毫没有意识。

    梦境之中,夜魔此时放声狂笑。

    "哈哈哈哈,韩三千啊,韩三千,想不到吧,你一世魔神,却也败在我夜魔的手上。现在,最后的尊称你也听完了,乖乖的做我的傀儡吧。"

    话音一落……

 陈扬心头猛跳,对于自己编造的这单一系统记忆到底能不能骗过元圣他也是没有底的。可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信心的。元圣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对别人身上的记忆和轨迹推测得分毫不测。

    因为过去的时空与记忆是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的。

    当自己这种有经验,又有足够的心理素质的人存心欺瞒,应该是能瞒天过海的。

    所以这一刻,陈扬在元圣面前表现得不慌不忙,道:“晚辈不敢有半句欺瞒,若有欺瞒,愿将项上人头献出!”

    元圣道:“如此最好!”之后,他又问道:“老夫且问你,你是如何得到幽冥血海的那头魔蚊的?又如何驯服的?是什么时候得到的?”

    陈扬道:“晚辈在一年前得到的。”

    他是故意把时间说在红尘老人陨落之前。

    元圣道:“是吗?”

    陈扬道:“不敢有半句欺瞒,晚辈在一百多年前就知道幽冥血海中有这头蚊王。这次从外面回仙界,一来是因为修为多年未有寸进,静极思动。二来就是想要拥有这头蚊王。晚辈对蚊王的了解是有一些的,所以就去了幽冥血海。”

    “如何找到的?”元圣问。

    陈扬道:“晚辈寻了一个月的时间,在一洞窟中寻到。之后任由这魔蚊吞噬晚辈,晚辈趁它们吞食的时候进行一场反吞食。待那魔蚊被晚辈反吞之后,它的身体无法复原,最后就被晚辈剥夺了其元神意志。至此,晚辈掌握了这魔蚊。之后,晚辈想要离开时还遇到了叶青冥,那魔蚊似乎是她有心在豢养……她本以为晚辈会成为魔蚊的食物和养分,却没想到晚辈反而战胜了魔蚊。晚辈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开始很愤怒,后来又将晚辈放走了。至于为何会放走晚辈,具体原因晚辈就不清楚了。”

    元雨仙道:“你所说的,当真?”

    陈扬道:“元圣前辈有逆推之法,晚辈若是撒谎,便是自找死路!”

    元圣道:“好,老夫谅你也不敢撒谎。那么,老夫再问你,你以后可愿为老夫效忠?”

    陈扬道:“当然愿意!非常愿意!这是晚辈的荣幸!”

    元圣淡淡一笑,道:“你是属于地球人类的那一方,你应该知道老夫的目的是什么。”

    陈扬道:“这一点不是问题,晚辈对这些东西没有执着。仙界会不会灭,地球会不会灭,这都不是晚辈最关心的问题。晚辈最关心的是……自己能活着。晚辈虽然没有圣人们的本事,但也希望能够万劫不灭。宇宙很大很大,仙界和地球在这其中犹如沧海一粟。晚辈身为修道者,若抱着为这些莫须有的东西守死节,这才是最可笑的。”

    元圣和元雨仙互视一眼,之后,元圣点点头,道:“你看的很透彻。”

    陈扬道:“看得透彻的并不是晚辈一人,如今前辈这个大敌就在眼前,整个仙界却是歌舞升平。大家心里在想什么,这是一清二楚的。”

    元圣道:“若你为老夫做事,一切的章法都要按照老夫的章法来。一切的规矩,都要按老夫的规矩来!”

    陈扬道:“晚辈知道!”

    元圣道:“好,老夫现在对你进行时空逆推,若你所说全部是真,你便算是合格了。”

    陈扬道:“需要晚辈怎么做,晚辈当全力配合!”

    元圣道:“你盘膝而坐,进入冥想。不要抵抗老夫的任何力量……”

    陈扬说道:“是!”

    随后,他便盘膝而坐,进入一种冥想状态。

    元圣来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掌抚住他的头顶。

    陈扬便感觉到从元圣的手掌中渗透出一丝冰寒古怪的法力,这丝法力冰寒之中透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本事,随后,这丝法力进入陈扬的脑域之中。

    陈扬顿时打了个寒战。

    之后,这丝法力居然融入到了陈扬的脑域法力里面。

    完美融合……

    跟着,陈扬便觉得脑域之中的法力里面,有一条鱼在游动。

    这条小鱼可以去往任何地方,能够洞见过去未来,洞见一切虚空。

    陈扬所有的记忆在这条小鱼面前都无法掩盖。


 

    这是一种让人非常抗拒,厌恶的感觉,却又挥之不去。

    陈扬心无旁骛,不去想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轩辕台的记忆系统里面,关于叶青冥那一段,则是他虚空造物出的记忆。他将这些记忆完美的契合在自己的记忆系统里面……

    好在他是真的见过叶青冥,不然的话,这一关无论如何也过不去。

    因为元圣是见过叶青冥的,若他记忆中的叶青冥其气质和相貌发生了变化,那元圣就知道这其中是有鬼的。

    许久之后,元圣收回了他的那丝阴冷法力!

    陈扬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感觉到元圣的这种逆推之术比永恒星域的搜魂术强悍多了。若非他有了当年的经验,在这经验上面又加以改进,此番是绝对不可能蒙混过关的。

    当然,前提是他不止拥有永恒星域的对抗经验。更关键的是,他还学会了八。九玄功,掌握了轩辕台的精魂与记忆。如此一来,才做到了天衣无缝,完美无缺。

    元圣收回法力之后,点首道:“好,轩辕台,你很不错,也很老实。原来你这法力强大,乃是因为你修炼了一种天荒神功,可以让你的法力同向浑厚!”

    陈扬知道对方会怀疑自己的法力为什么会这般强,所以他就将那天荒六合和大本源术的一些功法加以融合,最后凭空造出了这劳什子的天荒神功。

    这天荒神功在陈扬的记忆里,乃是他无意中找到的秘笈,并且服食了天荒本源丹。所以,外人在没有天荒本源丹的情况下,是无法修炼天荒神功的。那天荒神功中的一些功法心决,却是绝对附和道理的。

    于是,这天时地利人和的帮助下,陈扬居然真的做到了在元圣手下蒙骗过关的奇迹。

    之后,元圣又对陈扬说道:“你的心愿,老夫已经明白。当年老夫族人被灭,倒也与你无关。所以,可以放你一马。而且,老夫也会在你的修行上给予你诸多指点。若是将来,老夫败了,便放你离去。若是老夫赢了,将来仙界,地球,都会成为你来去自由的地方。”

    陈扬不由大喜,道:“多谢前辈!”顿了顿,又道:“不过如果前辈能够当着晚辈的面立下一个誓言,晚辈就更加没有顾忌了。”

    “你放肆!”元雨仙不由怒斥。

    元圣道:“仙儿,不必这般。他的要求也是人之常情,他有要求才说明心真,如此一来,我们也才用的放心!”

    顿了顿,元圣还真就当着陈扬的面立了个誓言。誓言之中言说道,如有违誓,当天诛地灭!

    陈扬心头大定,知道自己的确是真正过关了。

    他对人心揣摩何其之准,所以什么能要求,什么不能要求,他心里是清清楚楚。

    接着,元圣又道:“老夫要在你的脑域里放下一丝印记,你可愿意?”

    陈扬吃了一惊,随后说道:“那不行!”

    “什么意思?”元雨仙问。

    陈扬道:“前辈的印记乃有大本事,不仅可以掌控生死,而且,我估计还能通过这丝印记洞察我的心里想法以及和别人的谈话。这太没有隐私了……我这人,想法很多。”

    元雨仙道:“你若没有三心二意的想法,又何必害怕?”

    陈扬道:“我有诸多淫邪之心,不堪为外人道也!”

    “你倒坦诚!”元雨仙冷哼一声。

    陈扬道:“今后路阻道长,若时时兢兢战战,必然无法道心畅通,只怕修为再难寸进,也难为前辈立下汗马功劳!”

    元圣道:“好了,不必多说了。脑域的印记可以不放,但有一枚丹药,你必须吃下。”说完之后,便取出一枚黑色的丹丸。

陈扬接过丹丸,想也不想,便一口吞下。

    元圣微微一怔,随后道:“你不怕?”